今天也来找粮

【楼诚/楼诚衍生】PWP文合集 第一弹

你别不信我真的是王凯啊:

第一弹被河蟹了,再发一次!


warning:


1.pwp合集,不喜误入,勿举报


2.各文排序无先后,整理已获太太授权


3..黑体加粗则表示点进太太的归档页面有新♂发♂现【五篇以上黑体加粗】


4.有啥问题欢迎私信戳并欢迎补充哦!


5.凑个整数






楼诚


【楼诚】交游 PWP 污by 凌野 旧车合集 )


【楼诚】接风宴(污) by  雨不惊鱼  


【楼诚】【楼诚污】LUST(只是一个污) by   @战国雄银-不污不舒服司机 


【楼诚楼】【BDSM】嗜 之七(本章楼诚) 1 by   @波妞Ponyo_w  (波妞Ponyo_w的目录


【楼诚】射好射满 PWP 上 by 強摘的果實不甜   (一个目录)


【楼诚】子弹高飞(R18,一发完) by 青山有洛


【楼诚】戒断·酒(美人窝饮酒篇,ABO,轻微D/S) by 白共饮 (【目录】


【楼诚】海上时光(豪华游轮系列/污/一发完) by 浔茶w


【伪装者】【楼诚】中秋PWP by 赵五斤 (20160305目录


【楼诚】春梦了无痕 (PWP) by 秋名山车神莴笋


【楼诚】至高至远明月|上车 by 水無kayi (这是个更文引索


 


凌李


【凌李/谭赵】四人行(伪4P) by 雨不惊鱼 


【凌李】志存高远(肉慎入) by  米卡米卡米


 


【凌李】惩罚(肉,手铐play,大保健后续) by 墨韵异彩


【凌李】 365天系列——遇见你,好幸运(肉,温馨向) by 墨韵异彩


【凌李】不良诱惑(小黄书梗,肉,慎点) by 告别维安


【凌李】Bite.(泳池play,肉,一发过) by 告别维安


【楼诚衍生|凌李】练习写肉 1 by 倾海


【凌李】马杀鸡与三温暖(上) (下) by 大哥眼里有星星


 


凌赵


【凌赵】 雨中的阳台(pwp/污/一发完) by KO


【凌赵】院长教你如何利用自己的职业便利嘿嘿嘿(pwp)上  by 秋名山车神莴笋


 


谭赵


【谭李pwp】总有人在正经的地方做不正经的事 by 把酒清尘


 


【谭赵】夜泊(污) by  雨不惊鱼  


【谭赵】惩罚(肉,大保健后续) by 墨韵异彩


【谭赵】【凌李】朋友看比赛时你在干什么(小肉饼) by 墨韵异彩


【谭赵PWP】万物一马 by 八段


【谭赵PWP】毁诸子之:大成若缺 by 八段


谭赵—小妖吃了那酸菜 by 红沉蓝业 (一个目录


精灵的报恩 【楼诚衍生 谭赵】 污的没脸看 by 正直的阿黄


 


【谭赵】平尻の大激战.avi(上) by 战国雄银-不污不舒服司机 


 


谭陈


【谭陈】小幸运.(肉,一发过,慎点) by 告别维安


【谭陈】量身定制(R18预警) by 青山有洛


【谭陈/双总裁】发情期(ABO,污,一发完) by 一度深灰°


【谭陈】雨中的小树林(pwp/污/一发完) by 楠楠自语lnn 【楼诚】个人文整理第三弹


【谭陈】雨中的游泳池(pwp/污/一发完) by 简歌


[ 谭陈 ] 我自己的深浅我还是知道的(爱的发车练习 8 / 9) by  @AM 6:17  (电梯编号617


 


谭陈(陈家明)


【谭宗明x陈家明】潜规则一下(肉)(一发完) by KO


 


黄赵


【楼诚衍生|黄志雄&赵启平】盛夏春梦(PWP?) by 貂丁 送给新老朋友的一份貂丁产黄赵/赵黄相关产出归档(持续更新)


【黄赵】弥敦道上(续) by 赵五斤  


【黄志雄/赵启平】西天取精(pwp一发完) by 倾海


【黄志雄/赵启平】广播体操(pwp) by 倾海


 


庄季


【庄季】雨中的花园(pwp/污/一发完) by 奔跑的蓝汐 (文章总目录/公告栏(01.12更新))


【谭陈/庄季】一次注定失败的反攻 by 浔茶w


【庄季】海的星空 歌剧与你(豪华游轮系列/污/一发完) by 慕楼 (【目录】一条咸鱼的PWP整理(更新至12.18))


【庄季】共赴 之 生日礼污污污 by KO


 


洪季


【洪季】深夜洗裤衩!! by  @战国雄银-不污不舒服司机 


 


蔺靖


【蔺靖】极乐铃(一发完) by 一握灰


 


【蔺靖】《归云洞》琅琊山日♂常|其一 NC17 by 不要污 (【目录】文章整理及脑洞备忘(31/8/2016)←注意西皮预警)


【蔺靖】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(一发完,肉) by 告别维安


【蔺靖】雨中的山中温泉(pwp/污/一发完) by 浔茶w


【蔺靖】大漠铃(肉预警) by 洽洽 (【整理随时更新】全部文章归档贴


蔺靖现代情丝绕PWP by  叫安非他命的怎么这么多 (安非他命作品目录


黄曲


【黄曲】肉/ 一发完 ABO by 串串🌀


【黄曲】海之救赎(豪华游轮系列/污/一发完) by 简歌


【黄曲】记一次奇妙的野餐(PWP) by 柳逐卿 (【楼诚及衍生】个人全部文章目录


【黄曲】(ABO)Valentine (上) (下) by 明既白


【黄曲】生日礼物(污)(一发完) by KO


【楼诚衍生/黄曲】法国大兵的中场情事(污,制服play)(长,但还是一发完) by 大哥眼里有星星


 


黄陈


【黄志雄x陈亦度】 生日快乐(污)(一发完) by KO


 


荣方


【荣方】没有前因后果(pwp) by 午后壹抹茶


 


沈方


沈方pwp 暴风雨后 by 顾良逢


 


王开复x承志


【楼诚衍生· 王开复/承志】早高峰激情戏码(又一次练习写肉) by 倾海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


诚楼


【季白X许光明】电影院 by 拯救世界的虞澧


【季白X许光明】惩罚 by 拯救世界的虞澧


【然远】扑克牌(下) by 拯救世界的虞澧


【然远】办公室play by 拯救世界的虞澧


【然远】你不要小看当警察的处男(PWP) by 叽噗onnarf


【季凌】老头衫 (一个ABO车车) by 叽噗onnarf


【诚楼衍生|赵启平&黄志雄】夜半三更(上) by 貂丁


【黄赵黄】骄奢淫逸(pwp,短,完) by 倾海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RPS


【东凯】全聚德(pwp污一发完) by 简歌


【东凯】整肃家风(PWP污一发完) by 简歌


【东凯PWP】王妃 by 是七七呀


【东凯PWP】K式惩罚 by 是七七呀


【东凯】真假 by 明既白






大家吃肉愉快!!!!比哈特!!!

2月谭赵凌李完结文整理

马住

艾瑄:

原帖《2月楼诚及衍生完结文整理》。


※各作品按标题名顺序排列。
※没有目录或前文链接的文章,所贴为开篇第一更。
※所有内容的最终解释权归作者们所有。




【谭赵】不如我们从头来过
作者:草色烟光图一醉
篇幅:正文20章


【凌李】呈堂证供
作者:砚珀珣
篇幅:正文13章


【谭赵】第1001封情书
作者:凌歌望海潮
篇幅:正文12章


谭赵嗲精统治世界
作者:谦金
描述:ABO
篇幅:正文27章


【凌李|谭赵】房客
作者:白羊入了狮子的口
篇幅:正文40章+番外3篇


【凌李】交通安全讲习
作者:某睿
篇幅:四连载


【谭赵|凌李】君子不乖
作者:雨不惊鱼
篇幅:正文26章


【谭赵】辣椒与红油
作者:涉皑
篇幅:正文27章


【谭赵|楼诚|凌李】林有风来
作者:
描述:ABO
篇幅:正文15章+番外


【凌李】人与自然
作者:一条好吃的咸鱼
描述:《天呐我能看见别人的尾巴》2.0版,又名《旁友,你知道你在我眼里不是个人吗?》
篇幅:五连载


【凌李】食不言寝不语
作者:阿灰爱吃虾
篇幅:正文36章


【谭赵】勿系列
作者:水無香
篇幅:正文24章+番外4篇


【凌李】妖枕
作者:皮少杰
篇幅:正文6章


【谭赵|凌曲】阴谋与爱情
作者:檀生九一
篇幅:正文15章+番外1篇


谭赵】冤家宜解不宜结
作者:帕拉需要的强心脏
描述:ABO;生子
篇幅:正文21章+番外1篇


凌李在我身边
作者:易西
篇幅:正文16章+番外1篇




// 点我看艾瑄的其他整理帖

好次好次

Kellin:

【东凯】:三八节 蜜汁巧合 + 重溫DK同框照

 

. DK总有数不尽的巧合:

1. 【蜜汁巧合】 微博底图篇

2. 【三八节】 微博在线篇

3. 【三八节】 师弟篇

4. 【蜜汁巧合】 超燃星 + 年龄篇

5. 【蜜汁巧合】 买表篇

6. 【蜜汁巧合】 RichardMille机械表

7. 【蜜汁巧合】 同场景篇

 

重温DK同框的美好:

8. 【DK同框照】 生活篇

9. 【DK同框照】 后台篇 + 出席活动篇 + 开怀大笑篇

10.【DK同框照】 搂搂抱抱篇→ 两人之间零距离!!

 

※ 最近圈内似乎垄罩着低气压,希望小伙伴们不要受外面风雨的影响。

※ 我是始终不忘喜欢东凯的初心,妳呢?

 

Ps. 图片来源见水印

【凌李日常】退烧(污)

好次

雨不惊鱼:

算是情人节礼物


祝银桑生日快乐 @战国雄银-不污不舒服司机 


送给圈里的所有宝贝们


送给我的穆穆 @穆穆不惊左右 


以下:


刚刚立春,眼瞅着就正月十五了,气温骤降,一场大雪总算是洗刷了整日雾霾的天空。虽比不上鹅毛,但也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,草地更是被完全覆盖,没过脚踝的厚度让没怎么见过雪的李熏然彻底撒了欢。


“再玩一会就回家,我烧了姜汁可乐,你回去记得喝。”


凌远拉着跃跃欲试的李熏然认真叮嘱,显然,这会儿对方已经没心思听他说什么了,咧着嘴就想冲进雪地里。搬正人的脑袋强制性地对视,李熏然这才讪笑着,把口罩戴戴好,又把帽子往下拉了拉,表示自己都记住啦。


“你呀……”


捧着凌远的脸,李熏然凑上去,隔着口罩献上响亮的一吻,亲完就跑,凌远收回举在空中的手,笑着摇摇头,加班去了。


下班回家,经过小区花园,凌远一眼就看见那个带绒线帽的身影,被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金毛一下扑倒,一人一狗,在雪地里打滚。


“李熏然!”


诶,这么快就回来了?


拍拍金毛的脑袋,李熏然把帽子拽拽正,撒腿向凌远跑去。


“你回来啦。”


拉下口罩附赠一个大大的微笑。


“你从早上一直玩到现在?”


“嘿嘿……”


一个熊抱,李熏然搂着凌远晃两下,算是讨好。


睫毛上挂着水珠,毛线手套早就湿透了,凌远看看眼前冒着热气儿的脑袋,揪着人领子转身回家。


“我没事儿,就是有点饿了。”


说着,吸了吸鼻子。


“废话,中午饭没吃,能不饿嘛。”


凌远看着人红彤彤的鼻子耳朵,实在没好气儿,但还是端了姜汤让人先喝下,又利索地弄了盘什锦炒饭放在人面前。


自知理亏,李熏然皱着眉,乖乖地喝完汤,埋头扒饭。吃好了又主动钻到厨房洗了锅碗,这才窝到地毯上,赖在凌远腿边儿一起看电视。


睡到后半夜,凌远梦见自己怀里抱了个火炉,迷迷糊糊伸手摸了摸李熏然的额头,坏了,臭小子发烧了。测了体温,看看李熏然通红的脸颊,睡得昏昏沉沉一个劲儿念胡话,凌远叹口气。


这就是命啊。


取了酒精和药棉,一遍遍的给人擦拭着手心腋下来降温。折腾到近天明,可算是退了烧。


“小混蛋,就知道折腾我。”


凌远伸了个懒腰,捏着李熏然的脸蛋拧了一把。看看时间,悄没声地出去把粥煲进电饭锅。这才拉上卧室的遮光帘,爬上了床,搂着人开始补觉。


李熏然是被饿醒的,迷迷糊糊看着窗户那边还是黑的,咂吧咂吧嘴,又窝回凌远怀里。


“醒了?”


“……嗯。”


“还难受么?”


“嗯……嗯?”


“臭小子,半夜发烧,哥可伺候了你一晚上啊。”


诶?被烧得晕晕乎乎的脑子有点不太灵光,李熏然伸出胳膊凑上去要抱抱。


“光抱一下就完啦?”


吧唧,脸上被亲了一口。


啧……凌院长拨楞拨楞人额前的碎发,有些心猿意马。


因为裸睡,两人的肌肤紧密贴合在一起,怀里人那蛰伏的器官就贴在自己大腿边儿。还未完全退下的体温,像极了情热。


凌远咬着人的鼻尖向下亲,磨了片刻,李熏然抿着嘴就是不配合。


“唔!”


“怎么了这是?”


“没刷牙呢。”


眼睛紧闭,耳尖儿却红了,嗫嚅着显然是个害羞的样子,软软糯糯极为可欺。凌远看着欢喜,揽着腰,轻轻捏起人下颚就探进舌尖。极尽温柔缠绵的一吻,让李熏然两颊更红,凌远却是笑着,学他的习惯故意咂吧嘴。


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我又不嫌弃你。”


“我嫌弃你!”


李熏然送了个纯白的白眼给人,卷着被子翻了个身,愣是把凌远半个身子晾在外面。


“嘿,翅膀硬了要造反啊。”


嘴上说着,连人带被子一起圈怀里,胳膊腿都用了劲儿,直勒得李熏然不能动弹。凌远低笑一声,脸埋在人微卷的头毛里蹭了蹭,然后成功地打了个喷嚏。


“别抱了!赶紧进来,一会儿着凉你又怪我头上。”


袖底


 


核桃文库


又是昏睡一场,等到李熏然醒来,已经是晚上。实在不能忍受饿着肚子睡觉,一脚把凌远踹下床,果不其然一阵腰酸腿疼。


凌远早在人睡着时吃了饭,这会儿舀粥端菜,伺候着人吃饱喝足,才一脸餍足地搂着人继续躺床上。


摸摸额头,凌院长大义凛然。


“嗯,多亏运动了,你看这会儿一点都不烧。”


李熏然呲牙咧嘴:你丫滚蛋!


happyending!


PS,微博被删好几次不能发了,核桃如果觉得字太小或者怎样,点开之后选用浏览器打开,so easy٩( 'ω' )و

【蔺靖】一线牵(一发完,老司机也有春天)

一握灰:

这是一个肉文写手和耿直读者之间的爱情故事(别信)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


  皇帝害了疾。


  


  高湛愁得怂眉耷拉眼,拉着列战英唉声叹气:“这可怎生是好,陛下金贵之体,万不能有何差池。”


  


  列战英心道也忒大惊小怪,早年陛下戍边之时,逢上敌军扰境也会夜不成寐,熬上几宿不足为奇,现如今不过是难以安寝,喝几盅安神汤药便可,何必嚷得这般十万火急。


  


  可他瞧着大监不似故作愁态,只得宽慰道:“陛下向来体安身健,太医也说无甚要紧,总管莫急,或许是近日暑气渐起之故,于寝殿中多置几盆冰吧。”


  


  “哎,”高湛长吁一声,摇头道,“吃了安神汤,点了安息香,可陛下就是睡不着。”真龙天子也是肉体凡胎,长此以往总会捱不住,皇帝不急便也罢了,怎的当臣子的也不上心?高湛侧目剜了列战英一眼,垂下嘴角。


  


  饶是列将军再驽钝也觉出不妥了,立刻正色道:“听闻琅琊阁阁主精通黄岐之术,杏林妙手可肉白骨活死人,我这就派人请来为陛下诊治。”


  


  当即连夜修书一封,托信鸽寄往琅琊。


  


  蔺晨接到信时刚给手头文章挽上疙瘩,他搁了笔从鸽脚上取下竹筒,抽出手笺读罢,轻笑一声:“天子微恙,地动山摇。”


  


  坐在一旁玩九连环的飞流抬起头,不明所以。


  


  蔺晨两指夹着信笺摇了摇,开口解释:“皇帝生病了。还当多大点儿事,睡不着而已。”


  


  飞流记得萧景琰,算不得多亲近,倒也不排斥,听闻此言,嘟囔道:“请大夫。”


  


  “这不就请上门了么。”白衣公子站起来伸个懒腰,拿扇柄顶着下巴寻思一阵:“皇上失眠老不好,多半是闲的。”


  


  “去不去?”飞流使蛮力拽下一道铜环。


  


  “金陵乃是非之地,远离为妙,况且治个不寐之症何须我亲自走一趟。”蔺晨挥袖一甩,卷走了四分五裂的九连环,朝飞流一抬下巴:“你去找找《普乐决》,将其寄往金陵。”


  


  这《普乐决》乃是蔺晨闲时无聊自创的一套掌法,乍看之下无甚惊世骇俗的威能,但若潜心修习,可洗经伐髓,宁神养性,于身于心大有裨益。蔺晨盘算着皇帝练后就能清心安神,最不济也会因疲累而入睡。


  


  飞流撅嘴,不情不愿地往藏书阁去了。蔺晨坐回案旁,又顺了顺方才写就的故事,添几笔挑逗之言,终是满意。


  


  蔺阁主平生有三大乐事,一曰珍馐馔玉,一曰绝妙佳人,一曰玲珑文章。前二者不足为道,单这第三样却是与众不同,他好的既非骈文藻赋,也非史家典籍,单单喜欢志怪杂说,不光搜罗天下谶纬之学,兴之所至还亲自编纂。


  


  蔺晨游历甚丰,兼之生性疏狂,任纵散漫,笔下所言无不惊世骇俗又意趣横生。只因他素来轻世傲物,不肯轻易将所著示人,故而长久以来也只是自得其乐罢了。


  


  一卷帛书快马加鞭送至金陵。


  


  萧景琰感于高湛一番苦心,只得收下这据说有奇效的医方,可他不曾对自身病症上心,这帛书也就随手搁在案头,一放数日。


  


  是夜,萧景琰阅罢兵书已是三更,仍未困倦,闲来无事瞥见自琅琊得来的帛卷,一时好奇便拆开瞧了。


  


  片刻之间,天子龙颜大变。


  


  粗略扫过几眼,萧景琰面上容色甚是诡异,待他缓口气再瞟,终是捱不住,啪的一声将帛书扣在案上。


  


  立在一旁昏昏欲睡的高湛陡然惊醒,伏低身子掩声询问:“陛下有何吩咐?”


  


  萧景琰定定瞅着高湛,直把不明所以的总管看得冷汗涔涔,末了,缓声道:“这方子你可看过?”


  


  高湛垂首更低:“老奴岂敢僭越,这医方是琅琊阁的蔺阁主亲笔所写,入京后验过妥当便呈给了陛下,无人胆敢拆看。”


  


  萧景琰抿唇不语,他自是信得过大监,奈何帛书上所写之言委实荒唐,叫人啼笑皆非,难辨作者用意。


  


  “是否方子不妥,老奴这就派人传唤蔺晨入京。”高湛心中叫苦,为君分忧不成,反倒惹上麻烦。


  


  萧景琰眸光一闪,沉声道:“无事,你且退下。”


  


  待高湛躬身而出,皇帝犹豫片刻又将帛书拎起,拧眉细看。其上只有百十字,讲了半个山精鬼怪和世家公子的情爱故事,若只是如此,倒不至于令萧景琰失态,虽说那山精亦是个风流俊逸的郎君……真正把皇帝惊着的,乃这帛书开头便是一厢酣畅淋漓的云雨交欢,言辞之露骨香艳,笔锋之缠绵悱恻,着实叫人面红耳赤。


  


  萧景琰并非见识短浅之辈,也并非容不得男子欢好之事,只是他生为天潢贵胄,何人胆敢将淫词艳文呈到面前,如今乍一见这孟浪的文字,可不就讶异了。


  


  皇帝端起茶水润了口,实在纳罕蔺晨为何要送来如此医方,就算他近来少眠,也无需这种床笫秘事助兴吧。胡闹,简直胡闹。


  


  萧景琰抓起帛书扔到箧中,半是气闷半是窘迫,他听闻蔺阁主素来行事放诞,但也是旷达之人,何至有此一举?莫不是朕同他有过节?还是朕做了何事令他记恨在心?皇帝心有疑虑,也没了看书的兴致,草草更衣歇下。


  


  却说这日蔺晨掐指一算,《普乐决》寄往金陵已有月余,若萧景琰稍有悟性便已捡着练习法门,于是搦管又写了封信,叫鸽子携着扑棱棱往北而去。


  


  鸽子差点有去无回。


  


  萧景琰瞪着手笺,活像在瞪着不知好歹的乱臣贼子。


  


  “陛下,此功法博大精深,若已得窍,还需草民指导方能进展。陛下有何心得体会,蔺某洗耳恭听。”


  


  朕能有何心得体会!萧景琰一掌拍在桌上,面色红白交加,认定了蔺晨这个浪荡子是存心作弄自己。降旨治罪之言刚要出口,又念起对方身怀经天纬地之才,堪堪忍住。


  


  皇帝长舒口气,卸去心头怒火,转而冷笑一声,好你个蔺晨,朕倒要瞧瞧你究竟意欲何为。当即翻出帛卷,强忍直冲脑际的热意将故事囫囵看遍,而后提笔写下回信。既如此,朕便将计就计奉陪到底。


  


  是日,蔺晨在藏书阁内翻翻找找,遍寻不见一张写了半截的帛书,搜索间却见着了本应寄往金陵的《普乐决》,当即心中一突,连忙唤来飞流。


  


  “那日我托你寄书去京中,你寄了什么?”


  


  飞流努嘴回忆片刻,走到书阁旁,指了厚厚一摞轴卷:“一张黄色的。”


  


  蔺晨一呛,举起手中《普乐决》往飞流头上敲去:“要被你害死了!”这小子十之八九是将他胡写的精怪艳文误寄了出去,这事说大了是欺君罔上,说小了是大不敬,论起来都要千刀万剐。可信已送出月余,京中无有动静,兴许是他猜错,飞流寄出的是其他物件?


  


  蔺晨笼着袖子琢磨半晌,忽有仆从奉上一只竹筒,说是御笔答复。


  


  天不容我!蔺晨以扇扪额,怎就忘了前几日还心血来潮给皇帝写了信,言辞凿凿说要指导功法。


  


  “伸头一刀缩头一刀……”蔺晨捻开竹筒,磕出信笺,转眸扫罢。


  


  蔺阁主乃是见惯风浪之人,自统率琅琊阁以来更是殚见洽闻,眼下将皇帝来信反反复复瞧了三遍,虽木着脸,然眉眼中尽是不可置信。


  


  堂堂九五之尊,竟品评了他的风月文字。


  


  蔺晨噗通向后躺在玉簟上,脑海中翻来覆去尽是皇帝的御笔批注:尚可。虽腻浓艳俗,然以情拔胜。


  


  纵然只有三言两语,却是当朝天子对他一介草民胡诌之言的评断,蔺晨自是不稀罕什么金口玉言,但这寥寥数字叫他心头微动,犹似蒙了伯乐一顾。


  


  这萧景琰倒也是性情中人,有些意趣。蔺晨翻身坐起,哗啦展开折扇,绕在手中转了几转。顾不得庆幸自己逢凶化吉,他当即执笔将故事又续了几遭,一气呵成甚觉满意,遂遣了鸽子返还金陵。


  


  萧景琰未料到世间有这般涎皮赖脸之人,上赶着招摇淫艳,他原本不欲再同蔺晨一般见识,可看罢新添的几行文字,只觉胸口阵阵翳闷。这人当真会蛇随棍上,刚刚褒赞了他文中有情,这便痛下狠手将山精置于死地,满篇凄风苦雨摧心肝。


  


  清峻通脱的天子生来一副赤子心肠,幼时动辄就因养的鸟儿飞了、喂的兔子死了等事垂泪,被母亲教训了数载才好些,可内里还是一样,见不得人间磋磨事,众生凄苦相。


  


  萧景琰飞快写了回信叫人寄往琅琊,可心里郁着闷气,连着好几日不快活。


  


  蔺晨万没想到自己随性写就的尾声竟叫皇帝“怅然若失,叹天道之不公,哀苍生之多艰”,他盯着皇帝寄来的伤心之言,句句发自肺腑,浑然不似作假。当真如此凄惨?始作俑者回味片刻,亦觉先前下笔无情,颇有些雕心雁爪。


  


  “怎跟我欺负了他也似……”白衣公子心生愧意,索性又提笔缀上几段。


  


  他本以为能哄得皇帝释然,谁料回信中劈头盖脸一顿驳诉,痛斥他令山精魂魄附到他人身上同公子燕好乃辜恩负义之举,“神魂所驻之凡体虽譬如草芥,然一肤一发亦不可假借他人之手”,言之切切,痛心疾首。


  


  蔺晨却不以为然,他生性悖妄,又惯来侈谈鬼神,自认肉体凡胎不过转瞬云烟,何必空抱执念,当即回了一封长信,洋洋洒洒尽述己见。


  


  皇帝也是个倔脾气,哪能轻易被说服,备足笔墨辩驳,一时两人各执己见,僵持不下。


  


  萧景琰坐久了帝位,言辞难免强硬,蔺晨哪吃这套,甩手将御笺扔到一旁,“皇帝就能强人所难?”他索性赌气不回,却难掩心中烦躁,镇日里坐立不安。


  


  萧景琰等了十余日仍不见琅琊来信,不免失落,思前想后觉得自己以帝王权势命人顺从己见确有些蛮不讲理,他鲜少端着皇帝架子,思及错处,当夜提笔致歉,以求和缓。


  


  谁料此信依旧如泥牛入海,毫无回音。


  


  转眼又过半月,眼瞅入了伏天,皇帝不寐的病症非但不见好,反而因着天气燥热而越发厉害。寝殿内堆满了冰盆,萧景琰只着一件龙绡里衣,仰靠在榻上心不在焉地翻书。


  


  忽听得耳边一阵簌簌异响,不知从何处起的凉风穿窗而入,掀得烛火绰绰抖动,灯影摇曳。


  


  萧景琰状若无事地又翻一页,待怪风再起,忽地抬手将书掷出窗外,同时跃身而起,几步掠至窗口,手中已执了一柄寒光长剑。


  


  蔺晨揭下扣在头上的书,入眼的便是绡衫长剑的天子居高临下,风姿峥嵘,垂目而觑。


  


  蹲在地上之人并指推开架在脖间的长剑,丝毫不惧帝王威仪,“山水迢迢,鸽子太慢,不若我亲自送来新故事,陛下可愿一览?”


  


  萧景琰收回剑,探出窗外,抬手按在蔺晨额上,阻了他起身。


  


  “容朕先看过,若是满意,再放你进来。”


  


  蔺晨蹲在窗下,自怀中掏出帛书,见皇帝拿了转身就走,不觉轻笑出声:“嗳……难搞,难搞。”


  


  【完】




阁主亲身示范写肉的最高境界——泡到媳妇(。


好好的皇帝被笔友带坏了啊(高湛痛心疾首. jpg)


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,又不会像琰琰一样因为晚睡就有肉从天而降,也不会像琰琰一样因为睡不着就有阁主爬窗户(残忍